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生活在线

财经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理财 > 正文

斜杠青年李祯 成都最活跃的乐队贝斯手

时间:2019年10月16日 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 浏览:   我来说两句

  痛仰、新裤子、旅行团、反光镜、刺猬、猴子军团……因为《乐队的夏天》,这些乐队拨动了无数乐迷的心弦。12月14日,他们将带着激昂与躁动来到成都演出,用摇滚的烈火点燃观众。其中一位叫Hayato的日本鼓手也因在节目中 的“ 忙碌”——与海龟先生、新裤子等乐队都有合作,引起关注的同时,也收获了超高人气。在成都的乐队圈中,也有一位知名贝斯手——干燥(原名:李祯),与阿修罗、童党、冒失鬼、Code- A等大部分成都乐队都有过合作。目前,他在明日之憧乐队担任贝斯手。

  对于自己能够在多个乐队之中担任贝斯手,李祯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调侃表示:“可能在成都稍微能用的贝斯手不多,才给了我机会可以跟成都大半个乐队圈合作。”这种直率的表达,贯穿着整个采访过程。

  学兽医的他爱上音乐

  每天想的都是练琴

  半路出家的李祯,将自己学习贝斯的过程分为了三个阶段,这也可以说是他音乐生涯的三个阶段。

  2009年,李祯当时还是兽医专业的一名大一学生,那年5月,他被同学带到了成都首届“热波音乐节”。这里,风格各异的近五十组艺人/乐队轮番献艺,流行、摇滚、民谣、嘻哈、金属等多种音乐风格齐聚,这场露天音乐节,让李祯第一次认识到了乐队的魅力。期间,他被马赛克乐队的复古摇滚乐吸引,“他们是一支具有典型80后怀旧气质的独立乐队,拥有不可抑制的创作激情和癫狂摇摆的演出现场。”除了马赛克,李祯还喜欢童党乐队,“童党跟马赛克是两种风格,但他们两支乐队的旋律都非常悦耳,现场爆发力、感染力十足。”

  20岁的李祯,瞬间爱上了这种狂热的感觉,这也坚定了他学习乐器的心。“我和童党乐队的主唱比较熟,因为他妈妈在我们学校当老师。在他的介绍下,我开始跟阿修罗乐队的贝斯手龙俊老师学贝斯。”李祯没选择学吉他,是因为他感觉吉他声音太吵了,有点“锯耳朵”。“本来我打算学打鼓的,但是学打鼓一是学费太贵了,二是没有练鼓的地方。”他最后选择了贝斯,“不管是古典乐、现代音乐、流行音乐还是摇滚乐,都需要节奏乐器(鼓)和低音乐器,低音不一定需要贝斯来完成,可以是合成器,也可以是贝斯、大贝(低音提琴)这种。

  低音和节奏是不管什么音乐都必须存在的,而吉他这些东西则可有可无,看音乐风格的需要。”

  大二才开始接触乐器,对于一名贝斯手来说,李祯的起步似乎显得太晚,但他也是幸运的——跟阿修罗乐队的贝斯手龙俊学习。有这样一位乐队圈中的殿堂级人物成为自己的音乐启蒙老师,对于李祯来说,“我看见他,就感觉自己前途一片光明。”才开始学习贝斯的那段时间是特别累的,再加上交通不便,李祯每周两次、每次要花四个小时往返于学校和学琴的地方。

  虽然辛苦,但李祯特别幸福,“我当时不管手上有没有琴,整个脑子里想的都是练琴的事情。”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年。2011年,李祯通过面试加入了童党乐队,正式走上音乐道路。与其他“童子功”乐手相比,李祯也经历了一番痛苦和纠结。好在,在成都这个包容的城市,“大家都是会了一点皮毛就开始搞乐队,摇滚乐就是一种范儿、一种态度。大家比较偏爱朋克这种风格,对乐手的要求没有那么高,因为这类风格看起来很有范儿,能够把控这种风格,所以给人的感觉可能会特别震撼,但其实内在的东西,是你做了很多年以后才会有提升的。”

  后悔搞乐队太早了

  容易陷入自大误区

  在童党乐队待了一年,由于学业原因,李祯必须去另一个校区读书,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乐队。好在过了没多久,李祯在新校区遇到了高中同学,进而接触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乐队——冒失鬼乐队,这也是他待得最久的一个乐队。之后,冒失鬼荣获“迷笛全国校园乐队大赛”第一名,被北京嚎叫唱片签下。从此参加了包括瓜州音乐节、迷笛音乐节、草莓音乐节等各种演出活动,冒失鬼在圈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

  很多乐队都会经历一段很困难的时期,如李祯所说,困难时期会充斥整个乐队生涯的大部分时间。在冒失鬼期间,李祯参加了两次全国巡演,走了40多个城市。一次巡演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,基本上都在火车上和很差的旅店中度过。“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南京那次,洗澡的时候要走过一个很长的回廊到一个公共澡堂,那个澡堂上面还有老鼠在跑!房间又潮又脏,整个房间就只摆了两张床,你进门之后就只能上床。”但是回想起那段日子李祯又觉得很有意思,“特别是在西南地区巡演的时候,从昆明到楚雄,从丽江到西昌那段风景特别好。”

网友评论

推荐信息